你的位置:绿色中国在线 >> 交通 >> 交通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跨省保车一路“绿灯”:“一趟活儿要花两千保车费”

热度6票  时间:2018年7月23日 15:48

  原标题跨省保车:“一趟活儿要花两千保车费”

  保车不仅限哈尔滨,司机沿货运线路收集各地保车人联系方式备用,鹤岗到辽宁、河北一路绿灯

  7月中旬,一辆超载大货车通过河北秦皇岛市一处交通执法检查站。多名货车司机称秦皇岛查得严,成了司机“必保”之地。记者 李明 摄

  半个月前的一段时间里,哈尔滨货车司机刘松在“大货司机”微信群里常听到同行传来消息:“某某路段严查,保不了车了。”

  “保不了车”的原因,就是哈尔滨市针对“疯狂大货车保护伞”展开了查处行动。

  包括刘松在内的货车司机,对“保车”都不陌生。刘松常年在哈尔滨市的一个粮库往返各地运货,由于货车超载过多,“保车”是家常便饭,“一趟活儿要花两千保车费”。“疯狂大货车”不仅限于哈市,千里外的煤城鹤岗,每天也往辽宁、河北等地运送煤炭,普遍超载2-3倍,然而却并不会因此带来损失,因为“到哪儿都有保车的”。

  在哈尔滨严查事件之后,新京报记者跟随拉煤的货车司机李国一路暗访发现,一辆超载50余吨的煤车,从鹤岗出发,跨越四省多地后,顺利到达河北。深谙各地路况的司机要么刻意躲着交警,要么靠当地“保车人”过卡,一路畅行。

  超载:

  “运费低,按标吨拉货只能是亏钱”

  刘松不到20岁就成了一名大货车司机,10多年来一直以此为生。

  哈尔滨市内的一处粮库,是刘松每月的装货点,装一车玉米拉往山东,十天一来回,一个月跑三趟。他告诉记者,在粮库,所有的大货车都超载:“按照标准吨位,我们这种6轴大货车只能拉20多吨货,但是我们都是拉80吨左右,有的甚至拉120吨。”

  刘松的货车在圈内被称作“大吨位”,由于运费是固定的,许多车主为了多挣钱,便会选择铤而走险。

  在黑龙江,粮食和煤炭是长途货运的主要力量。在黑龙江北部的煤城,“大吨位”货车更为常见。李国在鹤岗开了十余年煤车,大多拉往河北省,东家常换,吨位却不减。“我们一般拉七八十吨,有的拉上百吨。”据他介绍,鹤岗常年往返的大货车,几乎没有不超载的。

  “运费太低了,按标吨拉是亏钱的。”刘松算了一笔账,从哈尔滨往山东拉玉米,一吨运费300元,拉标吨20多吨运费才6000多元,而中途的油费和过路费就已经接近这个数字,算上人工等成本,是亏钱的。因此,车主只得超载,“超载部分的运费才算是挣的钱,所以大家都愿意多拉。”

  李国对此表示认同:“早年煤的运费300多元一吨,现在已经降到270了,所以超载得越来越多。”

  事实上,对于超载运输,我国法律有严格规定。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刘松和李国驾驶的6轴大货车,总质量限值49吨。去掉车身10余吨的重量,载货也就30吨左右,也就是说,他们的货车长期超载200%以上。根据规定,货运超载100%以上的,罚款2000元,扣3分,同时可扣留车辆。

  2011年7月1日施行的《公路安全保护条例》也对公路超限运输有严格规定,对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由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吊销其车辆营运证;对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驾驶人,由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其停止从事营业性运输;道路运输企业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的货运车辆超过本单位货运车辆总数10%的,由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道路运输企业停业整顿;情节严重的,吊销其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并向社会公告。

  保车:

  “超载普遍,保车人也遍布各地”

  严格的法规意味着,超载上路面临着被查扣的风险。而常年跑车的两人并不担心,他们深谙“保车之道”。

  “很多地方都有保车的。”刘松介绍,跟哈市的“保车”团伙类似,黑龙江其他地方,甚至其他省份,也有“保车人”。司机有了固定的运货路线后,就要搜集沿途各地“保车人”的联系方式,以备不时之需。

  “像我这条路线,几乎每个省都要保车,一趟保车费就要花2000元左右。”刘松称,由于大货车超载过多,走高速要交很高的超限罚款,甚至卸货,所以司机一般会选择走国道或省道。如果途经市区,又随时可能会被交警或路政部门拦截,面临罚款、扣分、扣车的风险。这个时候,“保车人”就起了作用。

  “白天如果路过一个地市,就得给当地的保车人打电话,他们知道当地交警的执勤情况,会给我们指定一条没有卡口的路线,按照这条路走,就能畅通无阻。”刘松称,保车人会收一百元至几百元不等的保车费,一般通过微信转账支付。

  刘松介绍,保车人很少露面,靠大货车司机互相推荐招揽生意,时间久了,大家自然就相信他们了。他也遇到过“失手”的情况,按照保车路线行驶却被交警拦下。他只得再次联系保车人,对方帮忙联系后,罚款降了不少。

  保车在货车司机圈里早已不是秘密。多名司机告诉记者,货车超载是普遍现象,而由此衍生的保车人也遍布各地。

  相比刘松而言,李国一趟则省下不少保车费。为了躲避执法部门的卡口,他常常开夜车。“夜里交警一般就下班了,没人查也就不用保车了。”李国称,其从鹤岗拉煤至河北,运气好的话只需花上几百元保车费,否则就需要上千元。

  通行:

  保车费300元等来“可过”消息

  一周前,李国的大货车从鹤岗装货出发,70吨。如往常一样,他选择连夜出省,次日又趁夜穿过吉林、辽宁地界。

  记者跟车发现,李国沿途绕过高速,大多在国道上行驶。为了赶路,有的司机甚至要开一整夜。在从黑龙江至河北必经的国道上,来往大货车繁忙。除了路上行驶的大货车,李国还被路面上的坑洼困扰。由于超载大货车行驶密集,不少路段都被轧出大坑,这对本就超负荷的刹车系统也是个考验。

  一路上他不停向同行询问“路况”,以确保正常通行,会车时,他还会向对方司机比个手势,询问“前方有无交警”。李国称,这些都是大货车司机的常态,为了避免被交警查扣,只好“躲着走”。

  也有躲不掉的情况。“如果白天入市,或者查得严的地方,就得找保车的了。”三天后,李国进入河北省秦皇岛地界。这里就是他口中“查得严的地方”,也是每趟车的必“保”之地。

  李国在入市前休息一段时间后,与秦皇岛的“保车人”联系,保车费300元,通过微信转账支付。数小时后,李国等来了对方“可过”的消息。之后,李国开车来到国道上的省界检查站前,记者看到,该检查站有数名公安和交警指挥。跟李国预想的一样,他的大货车驶进检查站通道时,交警并未拦截。

  这一幕李国经历多次。他说,保车人自称跟交警有关系,看到自己的车牌号,交警自然视而不见。记者发现,跟李国一样,同一时段内顺利通过该检查站的超载大货车至少三辆。

  一路的“算计”让李国感到劳累,他说,其实大货车司机都不喜欢保车,而是希望每辆车都能按标准运货。同样通过保车进入秦皇岛市的货车司机赵海称,超载会影响车况,疲劳驾驶又给司机加一层风险,这是每个司机都不愿意的。

  超载、躲避检查、保车,这条看似能带来“庇护”的利益链,被赵海形容成“恶性循环”。他解释说,车主为了多挣钱选择超载,而超载就会导致运费降低,运费低了后车主就得拉更多货。出现过度超载的情况后,司机就得躲避检查,从而选择保车,有人保车后,超载就更加肆无忌惮,“更希望车主都按标吨拉货,这样运费自然就会升高,用不着保车了,执法也就正规了。”(文中受访司机均为化名)



TAG: 标题 车费 大货车 跨省 绿灯 要花 一路 保车 活儿
顶:0 踩: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5 (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2 (2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