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绿色在线 >> 资讯 >> 时 政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抑郁中的年轻人:我们如何冲出阴霾

热度38票  时间:2021年11月05日 16:12

视觉中国供图

纪录片《我们如何对抗抑郁》海报

  身体会受伤,精神也会。每个人都可能被精神疾病袭击,但抑郁症终归是一个在专业指导下可以治愈的疾病。

  ---------------

  “没有被看见,没有存在感,如何缓解?”

  “这个病很特别,看不见,不能说,病耻感长期困扰,更加压抑。”

  “我是一名大二学生,半个月前刚被诊断为中度抑郁,从一个患者的角度,我有很多想说的……”

  这是央视纪录片《我们如何对抗抑郁》完结当晚的微信公众号留言互动现场。推送发布后不到两小时,后台便涌入3万条留言,纪录片团队、医学专家联合央视新闻团队一起,深夜给出100条一对一回复。

  作为参与互动的专业医生,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主治医师王鹏飞感到既触动,又沉重。“越来越多的人能大胆地、开诚布公地讲出自身真实感受,开始认识和关注抑郁症。但节目之外,面临类似困境的人群让人忧虑,而且公众的认知度还远远不够。”

  这部纪录片的推出实属不易。项目在2019年11月已经启动,后因疫情一度陷入停滞,拍摄计划也一再变更,仅前期调研、寻找合适拍摄对象就付出了大量时间。让总导演史慧一步步坚持走下来的,是片中的人和事所触及的现实问题,她说:“勇敢走入纪录片镜头里的每一位朋友,都让我感动。”

  在当下,“抑郁症”早已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今年9月,由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教授领衔、发表于《柳叶刀》的《中国抑郁障碍患病率及卫生服务利用的流行病学现况研究》显示,我国成人抑郁障碍终身患病率为6.8%。据今年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18至34岁青年是成人中最焦虑群体年轻人的心理健康逐渐成为其成长路上不可忽视的部分。

  当抑郁症群体从阴影中逐渐走到台前,年轻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也值得我们深思:快节奏的生活中,年轻人都有着怎样的抑郁风险?面对抑郁阴霾,年轻人会如何对待?学习与生活的高压之下,我们如何才能更好地生活,更好地做自己?

  努力生活的年轻人,怎么就抑郁了?

  95后女孩小鱼最初觉得,自己“倒下”得莫名其妙。她从2019年11月开始持续心情低落,睡眠也不好。身为中学教师的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太累了,放假休息一阵儿就会好起来,但寒假过去,状态却没有任何好转。

  直到偶然间接受了精神心理科检查和测试,小鱼被诊断出中度抑郁和中度狂躁。那一刻,小鱼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怎么会这样啊!我每天不是都很乐观积极吗?难道这也是抑郁的表现?”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很多努力生活着的年轻人,正在遭受抑郁症的困扰。在纪录片《我们如何对抗抑郁》中,从家乡考入北京读大学的苏麒一直是妈妈的骄傲,却在初上大二时因为抑郁症而住院。从高中的拼搏状态进入看似宽松、实则有隐性压力的大学校园,苏麒觉得自己一下子空了,“非常紊乱,整个人越来越不对劲”。但医生也无法判断导致苏麒抑郁的真正原因,在医学观察中,有些抑郁症没有明确诱因,也有可能暴发。

  “抑郁症的发病机制很复杂,涉及遗传、生化因素、神经内分泌、神经免疫、心理社会因素等多个部分。”王鹏飞说,现在公认的是“生物-心理-社会因素”共同导致,生物学因素和社会心理因素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但孰轻孰重因人而异。

  小鱼属于“阳光型(微笑型)抑郁症”, 医生诊断后对她说,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器质性病变,“脑子里不分泌胺类物质,胺类物质是影响人情绪的,比如多巴胺让人快乐”。

  安定医院临床心理中心14病区主任刘竞说,除了生物学因素,抑郁症也与年轻人在各个发展阶段所面临的心理、社会因素密切相关。青少年时期,学习压力与原生家庭、父母养育模式、亲子关系对孩子会产生很大影响,当父母将自己的期待和控制有意或无意地施加在孩子身上时,容易使孩子处于低自尊、不稳定的自我评价之中,产生焦虑、抑郁、内疚、自责、匮乏感。

  对于身处职场的年轻人,工作压力也是影响因素之一。“很多人的工作都具有高强度、高负荷特征,像IT行业程序员‘搬砖’的压力很大。”刘竞说,曾有个来访者告诉她,自己每天早上9点上班,有时候晚上开会到后半夜,第二天依旧要9点工作。“个人时间都被工作淹没了。当周围人都比你优秀或拼命,你又会想是不是要去追赶。”

  除此之外,与父母的沟通、恋爱亲密关系、人际交往等问题也在无形之中给年轻人套上心理枷锁,难以自我消化。

  “人类本应该是human being(存在的人),但我们很多时候把自己变成了human doing(做事的人)。”刘竞发现,在工作和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当今社会,很多年轻人的生活不再只是“存在”的状态,而需要通过不断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别人的认可,于是不断push自己“再努力一些,再好一些”,但是总是感觉还不够好。他们在内心可能无法真正享受生活,而是反复琢磨如何能获取别人和社会的认可,证明自己是有价值、有能力的。

  996、在大城市工作漂泊、买房、结婚生子……王鹏飞认为,对于当代年轻人而言,任何一个社会环境因素,都可能成为诱发疾病的“导火索”,尤其是当个体对某个方面尤为敏感,且这种压力或应激又持续存在时。“因此,客观并理性地看待差距、应对挫折和压力,学点心理健康知识,学会寻求支持和帮助,是非常重要的保护性因素。”

  年轻人怎样面对抑郁

  就职于私企的90后女孩安安,抑郁症病史已有10年。长时间与疾病共处,让抑郁症成为安安生活中的重要主题。在公众社交平台上,安安不介意把自己的病情和感受与生活的琐碎夹在一起分享出去:“生病后发现,抑郁症很多时候都是憋出来的,就是因为遮遮掩掩,情绪才会在一个人心里面发酵。实际上,我非常渴望被理解。”对于安安来说,抑郁症就像是手里拿着小教鞭的教练,督促她思考最近有没有善待自己。

  面对疾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课题,大家都在黑暗中努力自救,寻找与抑郁症相处的模式。在纪录片《我们如何对抗抑郁》中,高中女孩钟华将自己的抑郁症变成社会实践课题,寻找各种方式认识、学习这一疾病。而对作家蔓玫而言,她和抑郁症的相处更接近于“共生”,并从抑郁的情绪中获得创作的灵感。曾经历过两次抑郁的青年摄影师张楠,邀请很多抑郁症患者参与拍摄,彼此凝视,相互治愈,并通过展览的形式,让抑郁症女性群体为更多人了解认识。

  总导演史慧感慨:“这一人群真的走到镜头前讲述自己的状况,非常不容易,更何况当下社会对抑郁症的认识不够。”曾执导过纪录片《高考》的史岩,是《我们如何对抗抑郁》的总制片人。他觉得,纪录片并非硬科普,或许无法直接给出现实问题的答案,但希望通过抑郁症人群的经历和所感所想,引发更多人的关注。

  “年轻人更勇敢。”在拍摄纪录片过程中,史慧发现,相比于其他抑郁症群体,年轻人善于搜索信息,能够主动学习疾病的相关知识,也更勇敢地去寻找解决问题的路径。“他们愿意公开表达和分享,帮助社会来理解抑郁症。”

  在接诊过程中,王鹏飞较欣慰的一点是,越来越多年轻人在生活、工作、婚姻、家庭中遇到挫折和困难而出现情绪问题时,会去精神专科医院寻求专业帮助,并在医生给出诊断结论时能够坦然接受,积极治疗。“甚至也有人主动来医院筛查自己有无精神科问题,大家对精神科不那么避讳了。”

  但与此同时,病耻感依旧是个绕不开的话题。小鱼形容,自己在确诊之后有很长时间不敢和家人说,很害怕被否定。安安的妈妈也委婉地提醒安安,不要在社交平台发自己的病情,“这对你影响不好”。安安认为:“我只是生病了,这并不是我的错,为什么不能说?”

  有时,相对于年轻人,对于抑郁症的焦虑感在家长身上也存在。在纪录片拍摄过程中,史慧发现,年轻人自己愿意分享,但父母不愿意,他们往往顾虑重重。“对于这种顾虑和担心,我们一定要尊重,并充分理解,给出一些帮助。”

  史慧说,有的父母在孩子生病后,自己也陷入抑郁状态,形成恶性循环。“尽管‘鸡娃’等教育方式会给孩子带来焦虑情绪,但抑郁症诱因很复杂,不能把疾病成因单一化。”广州医科大学教授周亮则指出,很多父母不愿意接受和承认孩子有抑郁症,但孩子有抑郁症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不代表前途无望,也不等于父母的失败。“生病就是生病,不要有病耻感,应当积极寻求医生的帮助。”

  如何对抗抑郁的阴霾

  很多人爱用一个比喻,“抑郁症是心灵的感冒”。史慧导演认为,这句话并不完全准确。“从某一个层面去理解,感冒很常见,这能提醒大家抑郁情绪和抑郁症或许会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和感冒一样可以治疗。但另一层面,抑郁症并不像普通感冒一样容易克服,它在治疗上的难度不能用‘感冒’来简单涵盖。”

  如何帮助抑郁症的年轻群体走出阴霾?周围人的尊重和陪伴十分重要。王鹏飞指出:“不需要小心翼翼或特别关注,这反而会增加他们的心理负担。”家人可以营造轻松愉快的家庭氛围,耐心沟通疏导,切忌盲目乐观或急于求成。除此之外,不要因为担心影响情绪就一味顺从,该管的一定要管,例如督促患者进行适当的体育运动,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尽量陪伴患者定期到医院复查,有条件时可参加一些心理康复教育和培训。

  面对日趋加速的社会节奏,很多年轻人往往因为工作压力、亲密关系的挫折等,陷入抑郁情绪之中。刘竞谈道:“作为个体,我们无法掌控这个世界不断变化的节奏。无论你是在读书还是工作,可能很多时候都会被裹挟着往前走。但我们要学会自我觉察:我的生活是不是绝大多数时间和精力都被学习和工作占据了,留给自己的时间是不是更少了?意识到之后,需要尝试做一点调整和改变。”

  如何改变?刘竞说,每个人成长就是不断认识自己,认识这个世界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会逐步建立相对稳定的自我评价,对自己做出全然、清晰、理性、客观的认识:我是个普通人,我清晰地知道自己的优点和不足,并愿意努力尝试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但这个过程不用咬着牙或者绷着劲,否则很难去享受人生旅途的风景和各种体验。

  “你的参照物永远是自己,而不是别人或者比你更优秀的人。否则就会像驴子前面吊着一根胡萝卜,永远在奔跑,但是永远不可企及。”

  她分享了两个小方法,一个是“正念生活”。“要对自己有更多的觉察。我们的情绪、想法、各种烦恼如一条河流一样不断奔腾,不可能消失或者完全停止。如果你试图阻止河水流动,跳进去,只会被河流淹没。如果我们只是在岸上,观察着河水的流动,看着自己在想什么、在感受什么,不带任何评判地去觉察,反而能获得内心的平静。”

  其次是悦纳自己和关照自己。全然地接纳自己,哪怕是不足和缺陷也代表着自己的独特性。可以每天留出一点时间和空间,关照自己的情绪,从五个感官上抚慰自己。比如欣赏美丽的风景,品尝喜欢的美食,感受雨后空气的清新,做个身体按摩来放松身心。

  “借医生的话共勉:对自我的宽容与关怀才真正适用于人生的各个阶段。”史慧在留言里回复读者,“每个人都会遭遇不同环境的压力与挑战,要认识自己的情绪,也接受一个事实:身体会受伤,精神也会。每个人都可能被精神疾病袭击,但它终归是一个病,一个在专业指导下可以治愈的疾病。”

  余冰玥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1月05日 06版)



TAG: 胺类物质 城市 焦虑群体 恋爱 内疚 年轻人 如何 心理枷锁 抑郁 抑郁症 阴霾
顶:1 踩: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83 (1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55 (11次打分)
【已经有11人表态】
3票
感动
2票
路过
1票
高兴
1票
难过
1票
搞笑
1票
愤怒
1票
无聊
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