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绿色在线 >> 教育 >> 教育聚焦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职业教育,准备站上风口?

热度7票  时间:2021年11月22日 12:20

  中办、国办近期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职业教育未来发展进行了详细规划部署,其中许多提法和举措让人对职业教育前景充满期待。

  发展职业教育,似乎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此次《意见》显示了中央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决心。那么,《意见》提出了哪些新举措?职业教育发展还有哪些难题待破?半月谈记者采访了多年来一直从事职业教育研究的中国教育科学院职业与继续教育研究所聂伟博士。

  职业教育三个“前所未有”

  半月谈记者:长期以来,职业教育不为人重视,被视为普通教育的“衍生品”和“附属品”。而此次两办专门针对职业教育发布《意见》,中央为何如此重视职业教育?当前职业教育发展形势如何

  聂伟: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虽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但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正如《意见》所说,作为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

  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全国11000多所职业学校开设了1200余个专业和10余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各个领域,每年有1000万左右的毕业生。职业教育也已成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十分有效的方式。

  当前,职业教育面临的形势可以用三个“前所未有”来形容: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之高前所未有,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职业教育面临的重大发展机遇前所未有。

  发展职教本科须量质并重

  半月谈记者:《意见》中提出加快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考试招生办法,加强省级统筹,确保公平公正。职教高考与普通高考有何区别? 意义在哪里?

  聂伟:职教高考并不是第一次提出,它是打通中等职业学校学生上升天花板的关键之举,目前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探索。比如,山东自2012年起实施职教高考,形成了职教、普教并行的高考双车道,参加职教高考的学生已从当初的4万人增加到2020年的15万人。目前,职教高考采取“文化素质+专业技能”测试的方式进行,实施单独招生、注册入学和大赛奖免试入学等灵活多样的招生制度。

  半月谈记者:许多人的印象中,职业教育就是中专、专科教育,认为孩子上了职业学校一辈子就毁了。此次《意见》明确提出发展职业本科教育,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聂伟:2020年,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就明确部署“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我认为,这是要给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和家长一个更好的期待。长期以来,许多人对职业教育的理解是狭隘的、有偏见的。其实职业教育也有自己的上升体系:中等职业教育(中职)-专科高等职业教育(高职)-职业本科教育-专业研究生教育(专业学位研究生)。不过多年来,这一通道较为狭窄,许多人不清楚,也没有得到社会广泛认可。近几年,随着国家开始发展职业本科教育,逐步建立职教高考制度,这个体系才开始被人了解。这次《意见》的出台,对拓宽人才成长的“第二赛道”更是一大助力。

  半月谈记者:《意见》提出,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这个招生规模有多大?职业本科教育发展时应注意什么?

  聂伟:按照2020年专科高职招生规模500多万人测算,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应该在50万人以上。目前,职业本科招生规模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数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2025年的招生规模要超过现在许多。当然需要注意,50多万人的规模并不都由职业技术大学完成,还会包括专科高职举办本科专业、应用型高校举办职教本科等其他多种形式。

  同时,中央也提出,职业本科教育要稳步发展,扩大规模要以保证质量为前提。要稳扎稳打,提高办学质量,增强办学效益,避免出现“泡沫”。目前,教育部门正按照“一校一策”的原则,加强对职业技术大学专业建设和人才培养方案的指导,以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高标准建设职业本科学校和专业。

  在中小学实施职业启蒙教育

  半月谈记者:《意见》提出,加强各学段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渗透融通,在普通中小学实施职业启蒙教育,培养掌握技能的兴趣爱好和职业生涯规划的意识能力。这是基于什么考虑?下一步会有哪些动作?

  聂伟:现在社会对职业教育有一定偏见,学生们对职业的认识更是不够。我们经常发现,许多孩子上了高三,仍对大学要选什么专业没有任何概念。

  此次《意见》提出在普通中小学实施职业启蒙教育,旨在为学生提供一个接触社会、了解职业的窗口,通过对职业生涯乃至人生进行持续的系统设计,帮助个体选择更加满意和与之更加匹配的职业,为未来的学科选择、高考志愿填报、择业就业乃至个人生活等做好准备。

  但就目前来看,职业启蒙教育如何进入中小学还面临诸多体制机制难题。比如中高职学校丰富的职业教育资源如何外溢到中小学?职业学校的课程、场地、设备等如何与中小学共享?中小学老师缺少职业启蒙的教学意识,学校也不具备职业启蒙的条件和环境,如何解决?等等。这一系列问题都尚待讨论。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两个体系之间的沟通机制还未建立,职普融通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半月谈记者:需要更多的政策研究和制度设计。

  聂伟:是的。以上这些问题也反映出现在职业教育研究人才的匮乏。目前在我国,相比高等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教育理论研究是最弱的。我们国家这么多大学,一年毕业的职业教育博士也就10多人。研究人员规模不够,社会影响力也不行。尽管国家很重视职业教育,但如果人才队伍建设滞后,理论研究落后于实践探索,跟不上改革创新的步伐,就难以支撑起整个职业教育体系的建设和高质量发展。

贵州省龙里县中等职业学校进行教学成果展示 杨文斌 摄

  持续加大投入和保障力度

  半月谈记者:任何教育的发展都离不开投入,近年来职业教育经费投入及使用情况如何?

  聂伟:中央一直要求新增的教育经费要向职业教育倾斜,但实际上,尽管我国近年来持续增加职业教育财政投入,不过相比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投入仍不足。

  数据显示,10年来我国职业教育经费投入数量逐年增长,但占教育经费总量的比重是下降的,从最高将近13%的水平下降到10%左右。职业教育经费的增长率也是低于教育经费增长率的。可以说,经费不足一直是影响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重要瓶颈。

  因此,我们一方面要落实好中央政策,加大经费投入,向职业教育倾斜;另一方面要建立与职业教育发展规模、办学成本、教学质量等相适应的财政资金投入机制,把每一分钱花在刀刃上。这次《意见》就明确提出要探索建立基于专业大类的职业教育差异化生均拨款制度。另外,建议探索设立中央财政专项计划,针对性解决制约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问题。

  半月谈记者:《意见》中还有哪些对职业教育的支持和保障措施?

  聂伟:《意见》对提高职业教育人才待遇进行了重点强调,提出了一些很新的、很实的举措。比如要打通职业学校毕业生在就业、落户、参加招聘、职称评审、晋升等方面的通道,与普通学校毕业生享受同等待遇;对在职业教育工作中取得成绩的单位和个人、在职业教育领域作出突出贡献的技术技能人才,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予以表彰奖励;各地将符合条件的高水平技术技能人才纳入高层次人才计划,探索从优秀产业工人和农业农村人才中培养选拔干部机制,加大技术技能人才薪酬激励力度等。

  同时,国家还将职业教育工作纳入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价之中,要求各省份将职业教育工作纳入到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考核之中。这也十分重要。



TAG: 风口 附属品 衍生品 印象 站上风口 职教高考 职业教育 职业生涯 中国教育 最后一公里
顶:0 踩: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5 (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5 (1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