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绿色中国在线 >> 房产 >> 房产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别让城市“拼一族”为租房难烦恼

热度11票  时间:2018年11月24日 15:19

安徽工程大学 林慧茹/绘

  “4个月时间,换了3个住处,而且越搬越远了!”正在省会城市实习的大学生刘梅谈起自己的租房经历,觉得既心酸又无奈。

  当下,有很多像刘梅这样离开家乡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他们在苦苦寻找住处的同时,还要应对房租涨价、黑中介骗局、居住环境是否健康等问题。这些年轻的“拼一族”原以为,花去大把的时间和积蓄总能觅得一处安身之所吧,可没想到租个房也能带来这么多“额外”的烦恼

  想住得“安心”不容易

  “离实习单位近的房子价格太高,再加上我只租半年,很多房东不乐意。好不容易在市中心找到一间房子,一个月800元我还能接受。”今年6月,刘梅在单位隔壁租了一间房,但入住那天,她傻眼了。

  “总共两间卧室,住了3个人,我的屋子是客厅改造的,连床都没有,冰箱洗衣机都在我的屋子。”刘梅咬咬牙,花500元买了个床,心想也就在家睡个觉,对付一下得了。

  刘梅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感觉自己那段时间每天“贴着墙”生活,整个屋子摆满了东西,只有卧室能勉强落脚。卫生间空间特别狭小,一弯腰低头就会碰到墙。

  两个月后,刘梅实在无法忍受居住环境,她在网上看到一家长租公寓的招租信息,觉得“价格还行,离单位也不远,装修得不错”。

  刘梅去看房的当天就决定改租公寓了。一开始她住的房间1600元,没窗户,后来搬到一个带小窗户的房间,窗子要往外推,还是不喜欢。最终,她加了300元,租了有大窗户的23平方米的房间。

  “刚住进去,我感觉房间里有刺鼻、酸酸的味道。住了几天,我开始不停掉头发,头晕胸闷。很多租客都反映有类似症状,我们只好退租。”刘梅回忆,自己那段时间一直断断续续发低烧,请了一个月假,实习都差点提前结束,9月中旬,她最终搬离了该公寓。

  今年7月来杭州工作的陈晨(化名)也遇到了跟刘梅类似的烦恼。

  搬离了单位统一安排的宿舍,从网上租了一间长租公寓的单间,原本陈晨的心情很不错,因为原来上班要坐1个小时的班车,现在住单位附近,走路10分钟就到了,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房子简洁大方,装饰很新,应该是刚装修好的,但前段时间陈晨在网上看到一些长租公寓甲醛超标的新闻,心里有些害怕的她在入住后不久,从网上买来甲醛检测仪,检测结果显示轻度污染。

  “我和租房平台反映过,也没有得到答复。他们收水电费的时候倒是挺积极。”陈晨告诉记者,她现在白天出门都开窗,每天夜里会醒来几次,瞅瞅检测仪的数据。

  “妈妈专门给我在网上买了很多植物。有时候早上窗户打开以后,检测仪数据又显示正常。”陈晨觉得,自己一个月6000多元工资,有三分之一付了房租,还住得“不安心”,实在很郁闷。

  交租平台摇身一变网络借贷平台

  去年3月,24岁的苏小侬来到北京实习。第一次离开家,来外地租房。来北京前,她就在一家网站的租房频道上看房,结果却发现很多图片和价格都不真实。

  “走在街头,看到很多中介机构,有的机构里就几台电脑、几张桌子,几个穿衬衫佩带证件的年轻男女,看着不放心。”因为实习就快开始了,苏小侬只好在单位附近找中介租房,并花了一天时间看房子。

  最终,苏小侬通过一家中介机构租了间房,和中介说好短租3个月,并缴纳了600元中介费和2300元押金。

  “签合同时我才知道还有卫生费、电视费,虽然不看电视但也要交,房间不到15平方米,空调只制冷不制热,热水器经常忽冷忽热。”苏小侬很是无奈,但是嫌麻烦又不想再换。

  仅仅住了10多天后,3月底,另一家中介机构突然联系苏小侬,称她租的房子已经被本单位收购,要和租户重新签合同,押金只需“押一付一”,但租金要通过一款App来支付。

  苏小侬下载了App后,按要求出示了手持身份证的照片,并提供了银行卡和开户行信息。

  6月底,苏小侬准备办理退租手续,她无意间查询了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发现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了一笔两万多元的贷款。

  “一开始很害怕,不想让远在家乡的父母担心,更怕让他们产生经济负担,只好自己独立解决。”苏小侬多次找该中介机构讨要说法,都被各种理由拒之门外。

  原来,该机构称按月交租的平台,是一家网络借贷平台,他们从软件平台上以苏小侬的身份信息办了一年贷款,所谓“按月交租”,就是按期归还借贷平台上包含了利息的贷款。

  “实习结束前,我前后跑了很多次,也问了很多朋友。最终,我极力要求退租以后,那些贷款终于‘解绑’了。”苏小侬说,出了这些事,也不知道该找谁评理,自己差点连押金都没要回来。

  “房子很难找,很多网上房源都见不到房东。一些装修不错的房源都被中介‘拿下’。中介发来虚假的照片和价格,等到要看房时就说房子没有了,推荐另一套和图片上完全两样的房子。”今年6月,苏小侬毕业后来到广州工作,有了上次的经验,她不再轻易相信中介。

  经过几天“探查”,她发现毕业季房子特别抢手,越秀区一个小区的平均租价从4800涨到6800元,一个小单间就要3000元。

  “一边找工作,一边找房子,很累。”苏小侬退而求其次,租了海珠区一间长租公寓的次卧,2300元一个月,离上班的地方有1小时路程,还要转地铁。

  “房间很狭窄,不可以做饭。每个人就像小鸽子一样,住在鸽子笼里,也不怎么透风,厕所味道很大。”苏小侬说,商家说公寓让很多年轻人聚在一起,可以体验“社区”的感觉,但她现在只觉得挤。

  专家建议加强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监管力度

  记者采访很多青年租客得知,他们大多看中的是房子离单位近、上下班方便,很多人青睐长租公寓,是因为喜欢公寓装修风格,价格相对较便宜,而且很多年轻人聚集、热闹,可以交朋友。

  苏小侬建议在网上寻租的年轻人,一定要既细心又耐心,不能心急也不能贪便宜,否则会有上当受骗的风险。

  “找中介要找靠谱的,最好是有实体门店并且业务员数量可观的。”此外,苏小侬觉得,和中介以及房东“谈判”时,尽量要录音留底,“有时候签了协议对方也可能翻脸不认人,这可都是血的教训啊!”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表示,当下很多年轻人“聚集”前往大城市发展,某种程度上会造成租房市场供不应求。此外,伴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城中村改造和郊区住户往城里迁移,也会造成廉价房源减少,这些也会成为年轻人租房有压力的客观因素。

  “但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虽然租的房子比不上自家住房,也要重视租房质量。”王云飞建议,年轻人租房一定要走正规渠道,否则没有法律保障,也不能为省一些费用而上当。同时,租户也应该加强对租房的维护,爱惜租房,建立和房东之间的信任和契约关系。

  “很多人拿到租房合同嫌页数太多,或者看不懂,干脆就不仔细看直接签字,但合同生效了就要依法依规办事。”合肥学院房地产研究所所长朱德开觉得,租到心仪的房子并不难,年轻人租房时应该时刻抱有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多提问多留意,擦亮眼睛,不能被暗藏其中的骗局所迷惑,也不能等到出了问题再维权。

  此外,朱德开觉得,年轻人租房时应该抽出时间实地察看,不仅相信网络和中介,不要怕麻烦,一定要多跑几处房源“货比三家”,也可以去就近小区的物业打听可靠房源,规避上当受骗风险。

  “长租公寓进行标准化管理,且装修风格新颖活泼,确实吸引很多年轻人租住。”朱德开认为,很多企业租下房源再装修成公寓转租,或者将非居住用房进行租赁用房改造,这些过程都要合法合规,住建部门和规划部门等部门应该负起监管责任,确保房屋质量、环保标准等合格过关,对非法“非改居”行为进行整治,消除安全隐患。

  朱德开同时建议,各地政府也可根据实际情况,出台或推动落实一些租房政策,对外地来工作或落户的年轻人进行一定租房补贴,同时要加强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监管力度。年轻人也可以提前向单位了解或上网查询当地的住房和补贴政策,不错过一些好的公租房或租房优惠政策。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出现的年轻人均为化名)



TAG: 安徽 城市 烦恼 契约 租房 租房合同 租公寓 拼一族 鸽子笼
顶:2 踩: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5 (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5 (2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按钮